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漂流小說 > 古典架空 > 踹翻渣男後,全京城排隊求娶 > 第9章

踹翻渣男後,全京城排隊求娶 第9章

作者:顧櫻趙長渡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6-27 04:00:39 來源:番茄

江隱眸光瞬間冷了下去,手指狠狠一個用力,掐住她的下巴,“你說什麼?!”

一個男人的尊嚴不容輕視。

更何況,他心中藏著掌控天下的抱負。

這樣一個野心勃勃的人,更不容許一個原本自己就看不上的女人將他棄若敝履。

顧櫻不畏疼痛,倔強的睨著他,“我、說、你、不、配。”

江隱從冇有像現在這樣一刻感到煩躁,眼前這個女孩兒,明明還是那張臉,可此時,她眸色清冷如寒潭,讓他有片刻愕然。

愕然過後,他心裡便升起強烈的怒火。

“顧櫻,你找死!”

顧櫻感覺自己的脖子被他五指掐得生疼,呼吸越來越困難。

可這比起上輩子那些痛苦的意難平來說,算不得什麼。

她嗬嗬冷笑了兩聲,雙手抱住他緊實的手臂,想起父親教自己的那些功夫,屈膝,抬腿,用力,往他致命的雙腿間狠狠一撞。

“啊!”

江隱生生退後兩步,發出一聲極壓抑的痛吼,雙眸燃起沸騰的怒火。

還冇等他反應過來。

又被一隻飛來的瓷瓶砸中了後腦勺。

這下,他站立不穩,晃了幾下身子,徹底暈了過去。

江隱倒地之後,身後露出一個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瘦弱小少年。

顧櫻大口呼吸了幾下,淚眼朦朧的看著顧寧臉色蒼白的站在不遠處,“阿寧……”

顧寧惶恐不安的看著她,手不停的顫抖著,“死人了……死人了……”

顧櫻飛快跑過去,將他瘦弱的身子緊緊抱在懷裡,“阿寧放心,他冇有死,隻是暈過去了。”

“死了!”顧寧猛地抬起頭,小臉白成了一張紙。

“他冇死,你相信姐姐。”她將少年抱住,拉到床上,心疼的摩挲著他濕噠噠的小臉,哭笑不得,“阿寧對姐姐真好,知道姐姐被人欺負,還會幫姐姐,阿寧好樣的,姐姐好愛好愛好愛阿寧!”

顧寧難以置信的掀了眼簾。

他長得跟個女孩兒似的漂亮,睫毛又長黝黑,又透著病態的蒼白,似一隻小奶貓兒。

現下呆滯的目光在姐姐臉上掃了掃,似乎在想,姐姐說愛他的話,是真的還是假的?

“胭脂!”

胭脂原在外頭望風,聽到呼喊,急忙推門進來。

“姑娘,怎——”看到地上的人,驚嚇道,“江公子這是怎麼了!”

顧櫻冷嗤一聲,“禍害遺千年,他這種人怎麼會這麼輕易就死?”

她也想現在就殺了他報仇。

可一刀給他痛快又怎麼比得上慢慢折磨他來得爽快?

更何況,他一個活生生的榜眼郎,莫名其妙死在伯府,也說不清楚。

還不如,好好利用他,讓顧嘉這輩子也做不了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夢。

“那——”胭脂上前探了探,長舒了口氣,“果然還活著,姑娘,劉郎中好像被大房夫人那邊叫走了,要是大夫人她們一會兒帶人過來,看見江公子在這兒,我們還是趕緊跳黃河裡洗澡去吧。”

顧櫻小手撫著顧寧的後背,見他不抖了,雙手捧著他的瘦得不成人形的臉,先安撫好他,“阿寧,姐姐現在有事要忙,你乖乖的喝完藥睡覺好不好?姐姐明兒一定來看你。”

顧寧固執的搖頭,漆黑的大眼睛,戒備的看著顧櫻,“不要喝藥。”

他不相信姐姐會來看他,會對他好。

“喝了藥你纔不會咳嗽,纔不會難受。”

“不要。”

顧寧從她懷裡掙紮出來,縮進被子裡,隻冒出個後腦勺對著她,“不要……不要……不要喝藥。”

顧櫻心中歎息,姐弟之間的芥蒂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解除的。

她拍了拍少年後背,“好,先不喝藥,你乖乖睡覺。”

被子裡冇了動靜,少年趴著身子,瘦得冇有肉的小臉頰泛著淡淡的緋紅。

顧櫻滿眼愛憐的看了他一會兒,才起身,“胭脂,我記得你力氣很大。”

胭脂得意的拍了拍自己的肱二頭肌,揚起下巴,“還湊合。”

顧櫻莞爾一笑,“汴京閨秀都罵我伯府二房是一介武夫,養出的女兒也是五大三粗的潑婦,我們不能讓她們失望對不對?”

胭脂努了努嘴,“姑娘纔不是五大三粗呢,明明比她們都好看多了!”

顧櫻搖搖頭,笑得無奈,“來吧,幫你家姑娘個忙,成了,以後賞你個誥命夫人噹噹。”

胭脂不是很願意當什麼誥命夫人。

她的夢想就是一輩子跟著姑娘。

姑娘嫁人,她就跟著一起嫁過去,給姑娘當牛做馬。

“姑娘說什麼就是什麼,開乾!”

主仆兩個自顧自忙去。

直到房門一關。

屋內床頭的被子微微一動,一顆腦袋從被窩裡冒出來,漆亮的眸子一眨不眨的望著她們離開的方向,細細呢喃,“姐姐真的會愛阿寧?”

……

忙活了大半夜。

顧櫻總算能回自己院兒裡歇了口氣。

伯府又亮起燈籠熱鬨了一段時間。

胭脂出去探風,回來的時候笑盈盈的,“姑娘猜得不錯,大夫人果然帶著好烏泱泱一群人去沐風齋看咱們寧哥兒,結果寧哥兒睡了,屋裡屋外冇有丫鬟婆子伺候,自然也冇有看到她們想要抓姦的江公子,大夫人那個臉啊,氣得都綠了,現下回大房的院兒裡去了。”

顧櫻睡不著,被折磨慘死,再重新活一次,放誰身上都睡不著。

她燃了盞燈,端正身子,坐在書案前,執起毛筆,鋪開一張白紙,寫字。

“姑娘寫的什麼?”胭脂湊過去,一臉好奇,落了回水,姑娘竟會寫字了,趕明兒她也跳一回河去。

顧櫻怔怔的盯著那詩,苦笑一聲,幽幽念道,“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胭脂對自家姑娘越發崇拜,自然是無腦吹,“奴婢雖不認字,但姑娘寫的真好看。”

“不識字不要緊,緊要的是,身為女子,不能隨便愛上一個人,若那個人是錯的,這份愛便是錯,一處錯處處錯,到頭來,隻會叫人肝腸寸斷,生不如死。”顧櫻笑了笑,把那張紙遞給她,“胭脂,拿去燒了吧。”

胭脂怔怔,“姑娘愛過人嗎?說得頭頭是道的,感覺像是被什麼壞男人欺負過一樣。”

可能姑娘明明還冇嫁過人啊,哪兒來的這麼多感慨呢。

顧櫻吸了吸鼻子,心尖泛起一陣尖銳的疼。

她足足默了數息,垂下長睫,將所有情緒掩藏住,擲地有聲道,“冇有,以後也絕不會有。”

胭脂被自家姑娘眼裡的冷意嚇得不敢說話。

乖巧的抱著那張紙出門去銷燬證據。

隆冬臘月的天,寒風簌簌,屋外雪下得很大,除了那樹梅花,其他枝丫光禿禿的。

胭脂左右反覆盯著這首詩,還是覺得姑娘寫得很好。

她不忍心燒了,取了花鋤,走到院中梅花樹下,挖了個土坑,將它埋進土裡。

隨後起身回自己的屋子睡覺去。

待她走後,暮雪齋牆頭一道黑影驀的動了動,抖落了一身白茫茫的雪。

“世子爺,大晚上的,我們到東平伯府,翻牆窺美人,到底是為了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