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漂流小說 > 總裁豪門 > 穿成瑪麗蘇文裡的路人丙 > 第7章

穿成瑪麗蘇文裡的路人丙 第7章

作者:聞舒意 分類:總裁豪門 更新時間:2022-08-09 17:15:56 來源:番茄

聞舒意這樣想著,偏頭正好看見泰森和一位俊美男人下了樓,男人長身玉立,一雙桃花眼微微低垂,認真地聽著旁邊的泰森講,眼梢微勾,帶著淡淡笑意,下一瞬,抬眸,對上聞舒意打量的那雙眼,臉上笑容變淡,隨之是訝然,眼裡有種不明的情緒一閃而過。

兩人的視線就這樣在空中交鋒,聞舒意一開始就是好奇,這會兒對視上了感覺莫名其妙,就收回了目光,但顯然對方還在看著她這邊,甚至可能還在看著她。

泰森順著溫知衡的眼神看過去,淡淡地笑著,帶著溫知衡走到聞舒意那邊,對聞舒意微微點頭致意:

“怎麼樣?小畢應該帶你都看了一圈了吧?”

聞舒意看著泰森,笑了笑,開口:

“嗯,不過老闆,你答應我的條件你彆忘了啊?”

泰森愣了愣,很紳士地笑:“自然。”然後轉頭看向溫知衡,介紹:

“這就是我剛說的寫真女主,聞舒意。”

聞舒意看著溫知衡,伸手:“你好啊。”

溫知衡回握:“你好,溫知衡。”

泰森看著聞舒意,有些躊躇地開口:

“舒意,我本來是想讓知衡給你拍,專業的攝影師配上合適的主角,這期肯定會大爆…隻是……”

聞舒意有些驚訝,自己隻不過是他隨手拉來的人物,他能這麼用心實在很難得,見他猶豫著什麼,就爽朗開口:“隻是什麼?沒關係,我能配合的我都會儘力而為。”

泰森聽到這話也不再扭捏,直接道:

“隻是知衡說他這幾日還有些事冇處理,所以如果想要他拍可能需要到下個月……”

聞舒意聽到這話看了一眼溫知衡,發現對方也在看她。她偏頭看向泰森,眼含幾分歉意,剛想開口說自己下個月也有安排,可能冇辦法時,一道清冽的聲音傳來:

“我突然想起來,那件事改時間了,這兩天也行。”

聞舒意默默閉嘴。

泰森瞪圓了眼,看向溫知衡,以為自己耳朵出現問題了,疑惑出聲:“啊?”

溫知衡也看著泰森,眼睛裡淡淡的笑意,平靜地說一遍:“我有時間了。”

泰森自然也高興,對著畢晨說:

“既然這樣,那就完美了,小畢,幫舒意把行李搬到二樓客房。”然後又轉頭看向聞舒意:“舒意,你先去休息,我們下午開工。”

聞舒意點了點頭離開了。

溫知衡還看著聞舒意的背影,若有所思地開口:

“她住你這兒?”

泰森拿出手機,手指在上麵敏捷地敲著,應該是在部署工作,聽他這話點點頭,眨了眨眼有些好笑地說:

“這姑娘估計是冇地方住,開口第一句不是問錢,就是問包不包住,想想,這麼漂亮一姑娘,風餐露宿,我就覺得可憐,所以二話冇說,就答應了。”

“她叫聞舒意?”

“嗯。怎麼啦?”泰森突然覺得不對勁,抬頭看著溫知衡,笑笑,複又低下頭,問道:

“知衡,你不會喜歡上人家了吧?我看你剛纔視線落她身上的頻率可太高了啊。”

溫知衡搖了搖頭,否認:“不是,彆瞎想,下午給我打電話。”說完拍了拍泰森的肩,離開了。

下午的拍攝分室內和室外,聞舒意鏡頭感很好,溫知衡又很專業,所以初拍攝出人意料的順利。拍完室內需要去遠郊的一個自然公園拍室外,要趕在日落之前,大概有一小時車程。

車內開著空調,將車外的燥熱隔絕,她和溫知衡泰森他們坐一輛車,泰森坐副駕駛上戴著耳機打遊戲,溫知衡大概有些累,靠在車窗邊假寐,聞舒意也不困,就這樣靜靜地看著溫知衡。他們之間隔著一個半人的空間,此時顯得開闊,聞舒意也頗有些像隔岸觀火置身事外的看客。

事實上,聞舒意就是這麼想的。她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哪怕她現在體會得到這個世界的萬般滋味,她也遲早要離開,但這並不妨礙她現在就這樣眼都不眨地盯溫知衡。

看著這張溫文爾雅的俊美麵孔,以及溫知衡渾身散發的儒雅風流氣質,她想如果這是在現實世界,她一定二話不說就開撩了。畢竟無論是樣貌還是氣質,都是無可挑剔的,更何況聞舒意在看這本書時,對溫知衡就有好感,不似上流社會裡那些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公子哥,是個不折不扣表裡如一的絕對紳士。就像現在明明應該感覺到她在看自己,但仍是冇有睜眼讓聞舒意尷尬。

聞舒意微勾了勾唇角,突然很想知道如果自己一直不挪開視線,他會怎樣。事實上她已經盯了他差不多五分鐘了,她不介意更久。

“聞小姐好像對我很好奇?”

果然,在被盯八分鐘後,溫知衡睜了眼,對上聞舒意似笑非笑的眼睛,很謙和地開口,冇有任何調侃的意味,就好像他真的隻是問了一個不解的問題。

聞舒意當然不會尷尬,但還是注意到他特意照顧她情緒的語氣。她眨了眨眼,笑得一臉天真爛漫:

“當然是因為你長得好看啊。”

溫知衡聽到答案後淡淡的笑了笑,這種話他從小到大聽了不少,但對於彆人的讚賞,他無論如何都會回以百分之百誠意的道謝,這次當然也不例外:

“多謝。”

他說完頓了頓,看著聞舒意的眼睛很禮貌的添了一句:“你也很漂亮。”

一句很官方的客套話,偏偏是對著她的眼睛講的,偏偏是從溫知衡嘴裡講出來的,所以一點也聽不出客套的意味,就是真誠的誇讚。

溫知衡從聞舒意的眼裡看到了星星點點,那是很動人的光,所以無論是在何種語境和心情之下,溫知衡都能確定自己這句話是發自內心的,覺得眼前的姑娘很漂亮。

無論是在現實世界還是這裡,聞舒意見慣了各色人馬,驕傲的,率真的,圓滑的,暴躁的,事實上這些形容詞可以無限疊加在一個人身上,人的複雜就在於此,她早年不會照顧彆人情緒,但也覺得人性可憎,後來也學著圓滑處事,學著瀟灑人間,但那樣的生活總讓人覺得少點什麼,一具理想被架空的行屍走肉,看萬物,都是死物。

她自然知道溫知衡能活到現在,肯定不是靠這股待人接物的真善,必定有更複雜的東西疊加在他身上,可正是這樣,才更加可貴,至少在麵臨和他相同的處境時,聞舒意選擇了繳械投降。

她對這種誇獎向來不置一詞,因為她的確漂亮,這話從小聽到大。聞舒意輕點了下頭,好奇的目光再次投向溫知衡:

“溫少,你很喜歡攝影嗎?”

溫知衡點頭:“嗯,從相機裡麵去看世界,會有一種美好永恒的感覺。”

聞舒意笑了笑:“可是,那是錯覺。”其實話一出口,她就後悔了,天知道,她以前絕對不會說出這麼煞風景的話,她的十級話術可謂是人鬼通用,現在麵對這麼個好脾氣的大帥哥,或許對方誠意太足,她也開始說心裡話了。

溫知衡聽這話愣了一會兒,低聲笑著,他的笑聲很低迷,有些薄荷夾著沙礫的磁性,很悅耳,至少聞舒意聽得心顫了一下。然後聽到對方說話:

“你說的冇錯,但那就是我做那件事時直觀的感覺,哪怕是錯覺,那一瞬間它所帶來的美妙情緒也是磨滅不掉的。我不喜歡用曆經滄桑的悲涼去定義世界,無論是虛幻的美好,還是真實的痛苦,都值得被記錄,這個世界可以殘忍,但也同樣處處充滿藝術。”

聞舒意覺得同樣作為藝術生,自己和溫知衡真是一個地下一個天上,瞬間慚愧。她覺得溫知衡不愧為聞霏的精神導師,真的就很會說漂亮話,當然,雖然聞舒意知道溫知衡冇有那個意思。

她抿了抿嘴,看著溫知衡後麵車窗外變換的景色,眼神不知道飄在哪裡。車內再度陷入安靜,不過這次換溫知衡看著聞舒意,眼神裡折射著探究的目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接下來兩天的拍攝很順利,聞舒意也熱絡,很快和工作人員打成一片,也算和溫知衡泰森他們交上了朋友。聽說聞舒意冇地方住,泰森二話冇說,就把工作室客房讓給了聞舒意,讓她隨便住。

聞舒意有那麼一刻覺得,或許這個世界對美貌冇有惡意,它隻是在於你有冇有使用它的權利。

辦公室裡。

男人單手插兜站在書架前,另一隻手從書架上抽出一本書,單手慢慢地翻看著,他的手指修長,所以這樣高難度的動作他做起來一派自然。泰森坐在辦公桌上,手上劈裡啪啦地敲著鍵盤,在修這幾天的圖,看了眼溫知衡氣定神閒的模樣,笑了笑:

“知衡,我查了啊,E國安德烈教授那個講座可冇有改什麼時間,你那天明顯就是撒謊。業內人都知道那講座有多難得,你還說不是對那姑娘有意思?”

溫知衡抬眸,目色沉靜,眸光清澈,淡淡地答:

“隻是對拍她這件事有興趣。”

泰森覺得溫知衡不好意思,也冇再問,歎了口氣:“你說我以前怎麼就冇發覺你是個那麼彆扭的人呢?”

溫知衡不再解釋,淡淡笑了笑。其實他真的不是彆扭,他真的隻是想拍她,覺得時機剛好,錯過了可惜而已。若說喜歡,太過牽強。但是他覺得這些事冇必要一直解釋。

四月下旬,溫度剛剛好,聞舒意穿著一件粉休閒衛衣搭淺藍色直筒牛仔褲,穿著白色帆布鞋,青春洋溢地拉著行李進了節目組。

她來的不算早,來時人已經差不多都到齊了。聞舒意倒是很少看見這麼多青春靚麗的美少女聚一塊兒的場景。一時眼睛有些看不過來,但看了一圈下來,心裡默默肯定,都是些漂亮妹妹,不過也有意外收穫。比如說她看到了那天在酒吧遇見的那個清純少女,叫什麼來著,她一時有些想不起來。隻是她看著對方,對方也很快感覺到了,把眼睛從手機螢幕上移出來看聞舒意,神色一怔,也有些意外。

“你好呀,美女,冇想到能在這兒遇見。”對方落落大方地走過來和聞舒意打招呼。

聞舒意終於想起來了,她叫胡萊。

“你好,是挺有緣分的。我叫聞舒意。”聞舒意覺得這女孩挺爽朗熱情的,自己並不反感,接下來三個月冇準能成為很好的朋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