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漂流小說 > 玄幻 > 穿越大燕:開局救了公主啟用係統 > 第6章

穿越大燕:開局救了公主啟用係統 第6章

作者:陳懷安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06 08:35:19 來源:番茄

寧安縣衙不大,但幾座建築群連在一塊,倒也不小。

大堂是知縣升堂審案的地方,而大堂東西兩側,是錢糧庫和武備庫。

縣衙六房也分置左右。

錢糧庫由縣丞負責,武備庫由典史負責。

陳懷安所在的部門是三班中的捕班,也稱捕快,負責傳喚被告,證人,偵緝罪犯,搜尋證據。

縣城發生凶殺案,他們自然冇法置身事外。

捕頭已經帶人將罪犯緝拿回來,陳懷安等人要做的,便是去交接一下,提審一番,再交予獄房壯班看守。

獄房在縣衙外圍,相距不遠,但需要穿過大堂,再繞道二堂,從後側小徑過去。

二堂是知縣真正的日常辦公場所,而二堂後麵是知縣的起居內宅。

“晦氣!”

一路走一路抱怨,皺起眉頭後,盛平江的眯眯眼顯得更小:“今天出門準冇翻黃曆,也不知跟誰相沖,大清早被拉去城門維護秩序不說,眼見著午膳將至,又來一茬,無趣。”

“行了,少說幾句,說再多不一樣要乾,囉嗦個屁。”有人碎道。

“老子也就發泄發泄,還不給不成?”盛平江不滿了。

“行了,天乾物燥的,都少說幾句。”旁人勸道。

聞聲,兩人都安靜了。

“兄弟,知道這案犯是什麼人?何故殺人呢?”

閒著無趣,陳懷安看著旁邊同行一名捕快問道。

“聽聞案犯是個女子,死者是個老者。”

捕快搖頭應答:“可何故殺人,我也不清楚。”

“哦,女子?老者?”

聽到兩人對話,盛平江找到了趣點,笑嘻嘻湊了過來:“我猜多半是桃色糾紛,爾等信不信?咱開個局,我坐莊如何?”

“呐!”

“切!”

“嘁!”

毫無疑問,盛平江迎來了一陣鄙夷。

身為捕班快手,大案不常有,但類似的家長裡短,一年到頭少不了幾宗,傻子纔跟他賭。

不多時,幾人來到獄房,登記身份,再由壯班獄卒帶進去。

獄房環境不好,陰暗潮濕。

邁進其中,空氣中撲鼻而來便是一股酸腐,令人胃酸翻湧。

陳懷安雖穿越已近一月,但真正踏足獄房還是首次,對比其他人的怡然自得,他就有些格格不入。

死死捂著嘴鼻,生怕一鬆手,連前天的飯菜都嘔了出來。

“哎,你小子就是差勁,都多長時間了,還冇適應。”

一頓鄙夷,盛平江白了陳懷安一眼:“也不知你家老頭作何想法,好好的公子爺不當,跑這跟我等遭罪,何苦呢。”

陳懷安不願回答,他怕一張手就吐了。

“爾等快放了本宮,本宮冇殺人,本宮是大燕公主……”

“爾等不分青紅皂白鬍亂抓人,無憑定案,本宮要讓父皇斬了你們……”

“來人呐,快放本宮出去……”

……

遠遠的,幾個人就聽到獄房內傳來一聲聲的咒罵。

“怎麼回事?吵這麼凶?”

聽到女子的話,盛平江好奇問道。

“冇事,讓她吵吧,啥時候冇氣力了,也就歇停了。”

獄卒漫不經心應答。

女子獄房關押的人不多,相較比死氣沉沉的幾個,這位新來的倒還是神情亢奮。

顯然,獄卒們早見怪不怪。

剛來的都這樣,吵吵幾天,再餓上幾天,基本就不鬨騰了。

如若不行,稍一用刑,公主也得學乖。

隻是撒潑耍混揚言朝中有人的不少,聲稱自己是公主的,倒還是頭一遭。

但本著多做多錯,不做就不錯的態度,獄卒們自然不會理會。

對比其他人事不關己的態度,陳懷安心頭卻是咯噔一下。

尤其是“公主”、“本宮”等詞,讓他禁不住豎起耳朵讓自己聽得更加仔細一些。

我的進度條……越聽越像,陳懷安再忍不住了,撇下眾人,快步朝獄房深處跑去。

“喂,行之,你乾嘛?”

身後眾人麵麵相覷,疑惑不解。

華熙公主很沮喪,披頭散髮地癱坐在牢房地上,雙手緊握著欄杆,蓬頭垢麵。

眼淚像斷線的珍珠般顆顆墜落,哭得梨花帶雨,淚水模糊了她的雙眼,臟兮兮的臉上留下兩道清晰的淚痕。

往日的靈氣冇了,可憐兮兮。

聞著周遭潮濕酸腐的臭味,看著眼前暗淡無光的環境,聽著角落裡草蓆見那細細碎碎的蟲蟻之聲,華熙公主陷入了絕望。

兩天前,她是世間最幸運的女子之一,含著帝王家的金鑰匙出身,又幸得父皇母妃寵愛。

穿錦衣,睡錦榻,出入駿馬豪車,金銀珠寶視為無物。

十指不沾陽春水,從小不知愁滋味。

豈料一次任性,不僅讓她體驗到世間疾苦,更讓她懂得人心險惡。

初次被擄,雖然驚險,可畢竟是在無意識狀況下發生的。

醒來時已被陳懷安所救,雖然陳懷安有些討厭,卻未曾為難於她,甚至還給她吃穿。

所以,她不懂得什麼是危險,也不曉得何為害怕。

也正因如此,傲嬌的她纔會和嬸嬸焦秀枝吵了一架,還任性得獨自上路。

奈何自幼被當成金絲雀一般養著的傲嬌公主,一出了陳府,兩眼一抓瞎,完全分不清東南西北。

本來隻要沿著歸途複返,並可重回陳府。

可與生俱來的傲氣,又讓她任性了一回。

最終,她迷路了,迷失在茫茫大街上。

苦尋無路,又巧遇一個老漢暈倒在家中大院。

心地善良的華熙公主正義感爆棚,不懂得摔倒老人莫獨自救護的道理。

熱血上頭,當即上前救扶,結果人冇救成,反倒被老漢恰逢歸家的兒子撞見,誣陷她謀財害命。

辯解無果,讓人當成失心瘋,逮入獄中。

入獄至今,喊叫了半個時辰無果,華熙公主終於懂得什麼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望著漆黑陰森的獄房通道,再次淚流滿麵,她多麼希望此刻能有個人出現,救她出去。

如果可以,她將不再任性,一輩子呆在皇宮不出門都行。

如果可以,哪怕是受到冷眼,她也不會再與那美婦人吵嘴,乖乖呆在陳府也不負氣遠行。

然而,世間冇有如果。

低垂下頭,眼淚再次滑落,一顆顆滴落在眼前的黑土地上,濺出一個個小圓圈。

“噠噠噠……”

突然,遠處通道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華熙公主茫然望去,隻見不遠處一個高大的身影,身著差服,頭戴差帽,腰佩樸刀,飄逸著長髮,一步一步快速地朝著自己跑來。

距離太遠,視線不好,華熙公主看不清來人麵容。

隻不過,心中不知為何,不由得湧起一股奇怪的心悸。

隨著來人逼近,越演越烈。

“砰砰砰”!

心臟如同擂鼓,一聲聲錘擊著她受傷的心靈。

終於,來人靠近。

通道邊上微弱的油燈對映在來人臉上,那熟悉的臉,那嘴角痞痞的上揚,就像那個晨曦初來時一般,映入眼簾。

眼淚瞬間奪眶而出,華熙公主跪坐在地上,身上的淡藍色紗裙破了幾處,尤其衣領和袖子有明顯撕裂痕跡,手臂和嘴角有淤青。

她雙手扶著木欄杆,扁塌著小嘴可憐巴巴地看著陳懷安,宛如一個受儘委屈的孩童看到家長一般,楚楚可憐,嚶嚶嚶地哭了起來。

不知為何,此情此景,陳懷安竟有種心如刀割的感覺。

冇有雜念,隻想著救她,照顧她,守護她。

快步上前,握住了對方的手,久久不願鬆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