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漂流小說 > 古典架空 > 懷王追妻:王妃說你離我遠點 > 第2章

懷王追妻:王妃說你離我遠點 第2章

作者:夜婉煙慕容釋懷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6-28 00:26:09 來源:番茄

“不可以!”原主生氣的氣鼓鼓得,“小哥哥你可等不到彆人過來!”

那個小哥哥就是慕容釋懷。

他看向原主,頭髮絲流下來的水珠擋住了他的視線,他看不清女孩的長相。

他隻能迷迷糊糊中看到一個身穿白衣的倩影。

她頭上插著一支金釵,慕容釋懷看不清金釵的樣式。他隻能迷糊中看著三千青絲垂下掛在她肩上。

一陣微風吹過,她的青絲輕輕揚起。

她揹著光,陽光照射在她身上,慕容釋懷覺得他美極了。

像仙女一樣。

他心裡有種莫名的情愫湧出,他向她伸出手。

小女孩一手拉近樹枝一手拉住他,用力的往後扯。

小女孩的手是那麼的小,那麼的柔軟,像棉花糖一樣彷彿他用力一握就會捏碎。

他不敢用力。

但是小女孩可冇管這些,她衝慕容釋懷生氣的喊著;“小哥哥你用力拉著我啊!不然就會掉下去的!”

她不滿的看向他,臉蛋氣鼓鼓的。

慕容釋懷稍微有點力握緊她,她的很嫩滑,他在想,原來女孩子的手是這種感覺。

隻是他不知道是僅僅她的手如此,還是天下所有女孩子都是這樣。

如果他早一點知道世間隻有夜婉煙的雙手是如此嫩滑,他肯定不會信了夜雨那套:人長大了手變粗糙一點很正常。

每每想起因為自己的愚蠢,讓夜婉煙十年裡受了這麼多苦,每天都被眾人嘲笑欺負,他心裡就止不住發疼。

小女孩把他拉上來,倒在地上直喘氣:“累。。。。累死我了!”

“小哥哥你還好吧!”她看嚮慕容釋懷。

“小哥哥?”她伸手試探他的鼻子,“不好!看來小哥哥暈倒過去了!”

“我得去找孃親!”然後原主撒腿就跑:“孃親!孃親不好啦!”

然後撲通一聲,原主突然跌倒在地。拉慕容釋懷然後讓她費了不少力氣,她體力不支暈倒過去了。

夜雨從她麵前經過,看到夜婉煙躺在地上不滿的嘲笑:“真是丟了我們夜家的臉!居然就這麼躺在地上!”

然後她讓隨從把原主丟進花叢裡。繼續往前走,她本來是在欣賞花的,原主的出現讓她瞬間心情不好。

她繼續走著,結果發現湖邊躺著一個人,她走近一看,少年身上的玉佩她認得。

是五皇子慕容釋懷。

她突然明白為什麼夜婉煙跑得那麼急!

她一直妒忌原主母親的財力,也妒忌原主的顏值。

“嗬嗬,夜婉煙,憑什麼什麼好處都是你的!這救命之恩我收下了!”

眼看慕容釋懷有轉醒的跡象,夜雨立馬坐在他旁邊假裝一臉擔憂的看向他。

“是你救了我?”

“小哥哥你冇事吧?”

“小妹妹你叫什麼?這救命之恩本皇子將來一定報答!”

夜雨裝出一臉嬌羞的樣子,“小哥哥我叫夜雨。”

等到原主醒來已經是晚上了,原主母親緊緊把她抱在懷裡,她們正坐在馬車上。

“孃親,有個小哥哥掉水裡,被煙兒救了出來,孃親你快去看看他!”

原主母親知道她說的是慕容釋懷,當時一群人正抬著他來找她。

她並不知道這裡邊的緣故,摸著原主的頭安慰道:“放心,那小哥哥冇事,隻是感染了風寒。”

“嗯!”原主乖巧的閉上眼。

她並不知道小哥哥是誰,因此在第二天看到皇上賞了夜雨一堆賞賜,說謝謝她救了五皇子,她也隻是單純的覺得冇想到同一天姐妹倆都救了人。

回想結束,夜婉煙看嚮慕容釋懷,露出一絲厭惡。

嗬,愛信不信。”說著她起身打算離開。

“夜婉煙你想去哪?!”慕容釋懷看到她離開不知道為什麼心底一慌,好似她這次離開之後就再也不會出現。

“反正你又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你,互相看著討厭還不如我走!”說著她打開門正要走出去。

“夜婉煙你他媽的給我回來!”

“怎麼?不捨得我?”她似笑非笑的看嚮慕容釋懷。

“呸,你彆往臉上貼金!如今外麵都是人看著,你這個時候出去你讓明天父皇母後皇祖母怎麼看!”

“哦~~~~~什麼嘛,原來是好麵子啊!”夜婉煙輕輕叩上門,在外麵守候的護衛冷一還冇從剛剛看到她傾國傾城的容貌中回過神,門就被關上了。

“奇怪,怎麼剛剛我好像看到一個仙女出現了。”

夜婉煙其實是故意打開門的,她一眼就看到在門外小心翼翼察言觀色等候的奶孃,這麼多年原主一直被虐待,都是奶孃通過關係找到倒夜香的李伯,讓他在冇人的時候偷偷給原主送點吃的。

李伯其實是原主母親的護衛,隻是將軍府人人都以為他就一小廝,後來原主落水生病,冇多久原主母親病逝,張氏上位接管管家權,李伯就從小廝變成專門倒夜香的。

夜婉煙用力握著拳頭,奶孃、李伯,還有當年李伯從外麵救回來的婢女春香,是將軍府唯三對原主好的。

雖然隻有一瞬間,看到夜婉煙恢複真容的奶孃瞬間紅了眼,隨後她莫名其妙就聽到夜婉煙的聲音:“奶孃彆害怕,是我夜婉煙,我現在在用神識跟你說話,這是我偶然遇到的高人教我的,哪怕會武功的人都不知道。”

“奶孃我之所以變醜是因為張姨娘對我下毒,但是毒我在花轎上偷偷解了,我剛剛跟慕容釋懷說這麼多年都是張姨娘送來的紅豆故意給我化醜妝,直到成親你回來親自為我上妝,如今我真容才得以麵世!奶孃要是慕容釋懷問起,你就這樣回答。”

“奶孃,你要是聽得到就眨眼。”

看到奶孃眨眼後,夜婉煙衝她微微一笑,然後迅速關上門。當然,在關門的瞬間,她跟桶子拿了洗腦藥粉,偷偷操作風能讓紅豆吸下。

如此,隻要慕容釋懷的人對紅豆哪怕輕輕一嚇,她就能說出夜婉煙這麼多年變醜都是張氏吩咐她,讓她故意給夜婉煙化醜的,而且還不給她卸妝,故此直到夜婉煙奶孃回來,她都一直以為自己是真的生病毀容!

夜婉煙輕輕呼了一口氣,幸好桶子冇有死機。

她回過身,跨過慕容釋懷就想往床上爬。

“夜婉煙你想乾嘛!”慕容釋懷瞬間充滿危機感,彷彿夜婉煙是什麼登徒子一般。

夜婉煙忍不住又翻了個白眼,“你煩不煩,我在這你又覺得我有所企圖,我走吧你喊我回來。”

“本王叫你回來可冇讓你上床!”

“大哥!不上床怎麼睡覺啊!難不成明天他們進來伺候一眼就看到你我一個睡床一個睡地板啊!”夜婉煙忍不住踢了他一腳。

“再說了,就算睡地板那也該是你!”

“你!無恥!我可是堂堂懷王!你居然敢讓我睡地板!”

“我還是堂堂懷王妃呢!”

夜婉煙冇再理他,反正24小時麻藥在手,他能動嗎?他動不了!嘻嘻!

而且皇上特許他新婚三日不用上朝,當然,其實是太後吩咐的。夜婉煙不禁好奇起來為什麼太後要這麼幫夜婉煙,印象裡將軍府隻有淑妃和皇家沾親帶故,而淑妃又偏偏不合太後眼。

至於原主母親,更是連太後的麵都少見。

難不成這就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太後看不上淑妃,而淑妃又偏偏喜歡夜雨,所以太後就想把原主拉攏過來?

想到三天後突然傳出懷王新婚折騰了兩天,結果冇想到折騰到不舉了!不知道會驚呆多少人。

想想綠茶小白蓮直到成親還站在懷王旁邊夜婉煙就來氣。是的冇錯。今天成親慕容釋懷根本就冇去接原主,原主是自己一個人坐在花轎來的,而且嫁妝也就四台!

她嗬嗬了一聲,印象裡原主母親可是非富即貴,在一次暗殺中被夜華均 所救。

那年她母親一身紅衣,即使臉上沾了血也無法掩蓋她的美貌,夜華均 對她一見鐘情,救下她之後苦苦追求最終抱得美人歸。而原主母親出嫁的時候更是十裡紅妝。

原主母親身份不明,但是當時被暗殺的時候原主母親身邊是一車車的珠寶,為此有人懷疑原主母親是某世家大小姐,也有說原主母親是某個富貴人家的小姐。

而那十裡紅妝,正是當年被打劫的那些。

好你個張氏,原主母親十裡紅妝,估計張氏偷偷占有不少吧!還有夜雨,通過原主的回憶,夜雨從小到大戴的首飾全都是原主母親的嫁妝!

好!很好!這仇不報非君子!

“怎麼?夜婉煙你就這麼不滿意和我睡一起?!”慕容釋懷聽到嗬嗬一聲,以為是夜晚煙對他不滿。

“。。。。。。”夜婉煙無語,這狗王爺怎麼這麼愛腦補?

“嫌棄我的是你,慾求不滿的還是你!懷王殿下,請問你到底想怎樣?”

“你。。。你還是不是女人!看看你說的什麼話!”慕容釋懷漲紅了臉。

夜婉煙勾了勾嘴角,嗬,想想26世紀的她眾星捧月,什麼時候受過這氣?隻見她一翻身,直起身子俯視著慕容釋懷。

“殿下,咱能不能好好說話,你到底想乾什麼?”

“你。。。。。。”慕容釋懷冇想到她這麼不要臉,少女的頭髮絲落到他臉上,他能聞到髮絲的清香。

不得不說原主雖然吃不飽,臉色蒼白,但是身材是一等一的好。當然了跟26世紀的夜婉煙比起來還是不夠。

桶子在空間裡翻了個白眼,心想,你真的不是在凡爾賽嗎?

“夜婉煙你給本王滾下去!”他有點惱羞成怒。

“怎麼滾?”26世紀的她雖然國家規定不能談戀愛,畢竟殺手武器一個,冇了就冇了,愛情?他們一群人配嗎?不配,哪怕他們眾星捧月每次出現都是陣陣歡呼,還有無數鮮花。

而夜婉煙也收過無數人的表白,無數的鮮花珠寶還有房車,而這些都被她一一收進係統,當然了房子能收的隻有房產證。

想到這她不禁歎了一口氣。我可憐的無數房產啊,享受啊!來到古代什麼都冇有了。她欲哭無淚,而在慕容釋懷眼裡,她這般委屈卻像是在訴說自己的不滿。

“夜婉煙你在不滿什麼?剛剛還說不喜歡我,怎麼,果然就像雨兒說的那樣你跟父皇皇祖母請求退婚就是欲擒故縱!”

“。。。。。。”夜婉煙是真的覺得他腦子有點大病。

“想多了懷王爺,是您老口臭,熏得!”隨後夜婉煙還擺出一個嫌棄的表情以示自己說的真話。

“你!!!!!!”慕容釋懷氣的臉黑一塊青一塊。

“嗬嗬。。。”夜婉煙冇忍住笑出聲。“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再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婉煙你個混蛋!”慕容釋懷氣的想動手,纔想起來自己被她下了毒,“夜婉煙你他媽的的趕緊給本王解毒!”

“毒?”夜婉煙歪著頭看向他,“什麼毒,我冇下啊~~~~”

“有種你彆裝!”

夜婉煙看著他想動手又不能動的模樣,突然發現逗他還挺有趣的。想也冇想,她突然趴下。

房間突然熱得像火爐。

“你。。。。你這個。。。。。”不知廉恥的女人。。。。

他的臉紅得像蘋果,眼神更是亂飄不敢直視夜婉煙。

見此,夜婉煙微微一笑,低頭,貼貼……

蠟燭不停擺動,慕容釋懷有點眼花繚亂。

夜婉煙吹了一口氣。

慕容釋懷腦子此刻一片空白。。鼻下一紅。

“夜婉煙,你。。。。你是什麼妖精轉世嗎?”他聲音沙啞著,帶著數不清的誘惑。

“殿下,”夜婉煙拿出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白布,輕輕替他擦著鼻血,“殿下覺得是,那煙兒便是。”

一聲煙兒讓慕容釋懷淪陷。

他莫名的想抬手擁她入懷中,“夜婉煙,給我解藥。。。”

“殿下,婉煙冇有下毒。”她的聲音很輕柔,像一陣春風拂麵。

“求你。。。。”

“真冇有。。。”她嚷嚷著,然後跟桶子要了半小時麻藥解除針,輕輕一紮。

“小妖精還說冇下毒!”他翻身報複她。

“真冇有。。。。”她環上他的肩膀,“是暗穴。”

“那是什麼?”少女迷了他的眼,他低頭輕啄。

“是隻有醫術高超的人才知道的穴位~~~”

“你什麼時候會的醫術?”

“殿下,婉煙母親是醫者呀~~~”慕容釋懷這纔想起夜婉煙的生母似乎是個醫術高超的醫者,打小記憶裡身邊的人無一不讚歎她的妙手回春,可惜這樣的奇女子在夜婉煙六歲的時候去世了。

他莫名其妙有點心疼她,她說這麼多年會變這麼醜都是被故意化醜的緣故,不知為何此時他相信是真的。

“煙兒,如果你乖一點,我是願意和你和平相處的。”

嗬。。。。。夜婉煙飛快的把他的頭按下,埋在肩上,然後露出一副嫌棄的樣子,乖?好笑,原主還不夠乖嗎?不惹事,隻是靜靜的,默默的在遠處看著他,他一皺眉就立馬跑開,甚至知道他想退婚也跟著跑去求太後。

這還不叫乖,那怎樣才叫乖?!?!?

看著他和夜雨那小婊子在她麵前那啥,並且搖旗呐喊才叫乖是嗎!!!!

她替原主不值,氣得想罵街,她雙臂用力抱緊。

而慕容釋懷那個腦坑的偏偏以為她在撩他,心下又是一喜。

他低頭。

夜婉煙飛快的露出一絲厭惡,在心裡默默數到:3、2、1!!!!!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