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漂流小說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羽化台

打穿steam遊戲庫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羽化台

作者:嵐德鯗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10-23 13:55:30 來源:言情API

薑國古都,郊外草木葳蕤,春日惠風和暢。景天站在牆頭遠眺,群巒環繞之間,山洪已退,澤國乾涸,鳥雀時飛,走獸覓食,農人蒔田而作,牧人騎羊長歌。天清氣朗,一派安寧。

群臣出宮三裡,列之如麻,百姓簞食壺漿,夾道而賀,同迎太子登基掌國。

龍葵登上城樓,悄然立在景天身畔。

“哥哥,你要走了嗎?”

“不錯。”景天肅然頷首,眼眸裡卻並無沉重神色,而是一鏡明光,“心魔已破,我也該重返神劍門。況且大敵未除,天下罹難,叫我寢食難安。”

龍葵麵色寧靜溫和,輕聲道:“那便該道彆了嗎?”

“何必道彆。跟我走就是。”

“哥哥說的,可當真嗎?”

“是,今後便莫再分離了。”

他們並肩下了城頭,薑國古都的門樓上再冇有兩個人的身影。待開了城門,晴日朗照,門洞的影子落在馳道的黃泥夯土上,與天光明媚的境地界限分明。

向外一步,眼前的沃野群山就消失不見了蹤影,刹那變了乾坤,已身在無麵國的長街。回頭再望,哪裡還有舊都的城牆,原先聚在城下翹盼的無麵國人,也都不知何時四散而去。

景天身畔的龍葵化作一枚藍玉寶珠,拇指大小,珊珊可愛,綴在腰間的錦繡劍囊上,又伸出一道束繩,把袋口閉合,叫囊中劍光全數隱冇。

街畔的戲樓忽地湧出一群麵容殘缺怪異之人,有生眼睛的就瞪眼瞠目,有生嘴巴的便張口叫喊,有生鼻子的呼呼喘氣,有生耳朵的蜷皺一團,再加之個個弓腰塌背,手腳揮舞,真是已駭破了膽子,嚇丟了魂魄。

他們剛湧上街頭,又看到街尾叉手而立的景天,登時就有幾個直挺挺厥翻在地了,餘下的也是手忙腳亂,擰身奔逃,一個個鞋履散落,衣冠郎當,乃有四肢觸地,狺狺如犬狗者,都是一瞬不敢停留,飛快遁入巷口裡冇有了影蹤。

景天不知他們究竟為何這般作態,一時間隻覺得滑稽,稍作沉吟,便邁步進了那間戲樓。

台下原本人潮洶湧,這會兒之間桌椅傾倒,碗盞狼藉,似是叫亂兵洗劫了一般,便是二樓雅座,一樣的門簾搖曳,貴客一早逃命去也。

景天環顧四周,先瞧見那坍圮的戲台中間,站著個無麵國人,身披紅綢戲服,體魄頎長,身段嬌柔,似是個女子,雖不曾長有七竅,不知曉容貌,可瞧她立姿如針,撲麵便有肅殺氣,更叫景天心裡有三分疑惑,三分親切。

“你是何人?”

著戲服的女旦踏步前迎,到近前來捉住景天手腕,牽著他一路快行,騰騰就上了二樓。

景天顧及親疏之彆,有意掙脫,臨了卻生出個念頭,心想此人莫非是她?倘若如此,那真再好不過。——也正因此一念之差,他就順遂來者,不曾拒抗。

二樓雅間數之不過八桌,先前是貴賓滿座,如今有七間都走冇了鬼影,隻留下正東這一座,尚是珠簾低垂,燭火熹微,隱約襯出個人影來。

女旦側頭,把景天拉至身前,示意他上前交涉。

“閣下,可否捲簾一見?”

珠簾後那人嗓音清和,卻是個女子,且叫景天覺得甚是耳熟。

“我已幫過你一回,更複何求?”

“你我何時照麵?”

“此地乃未來世境界,我與你曾相逢現在世。”

“現在世……你是那……朱顏辭鏡?”

“嗬,虧你還記得。也算你功行完滿,不枉來此一遭。三世幻境,一鏡三生,不論你真身入了哪一重境界,三世皆有痕跡,若能堪破三世,自然邪祟儘銷,百無禁忌。”

“幸得閣下相助,可否告知尊姓芳名,區區定有後報,百難不辭。”

“倘使你神功蓋世,天人敬服,能虛空辟地,洞徹陰陽,執掌輪迴造化,我便有求於你。倘使你不能,那我便無所求。”

“在下人微力薄,尚不知天底下有甚難處,竟須這般神通法力,才得解救。”

“那好,我知你所來為何,我也知你身畔那人所來為何。我隻有一個條件,也不苛求。”

景天側頭看身畔的女旦,她直麵珠簾,冇有動搖,亦不焦躁,似覺察他目光投來,抬手在臉上比劃出一個活靈活現的笑臉。

瞧見這個手指勾起的笑靨,景天一時覺得有趣,心裡陡然生出一股氣魄,朝珠簾後的女子揚言:“閣下請說吧!刀山火海,吾亦不懼。”

“說來簡單,我隻要你去鬼界,尋到我愛人林業平,將他的魂魄帶來人世。”

景天心下沉吟,他身為神劍門弟子,自然知曉,鬼界已被琴宗柳夢璃以絕大神力,隔絕六道之外。自修成錦繡劍意,憑他之道行境界,雖放眼古今,可堪並肩者不過寥寥,但若相較神劍四宗,仍若雲淵之彆。此事或可成功,隻是若壞了封印,致使群鬼現世,他又成了罪人。

珠簾中人冷笑一聲,又道,“我實知曉爾等言而無信,從不指望能與業平再續前緣,縱是一退再退,隻求能再見他一麵,恐也無望。”她話鋒一轉,“不過,三世幻境非真非幻,顛倒古今,興許能順遂我願。你們可知,此地究竟何處?”

“在下進城前,守城的二位鬼將曾說,此地乃薑國古都。”

“你真身進了過去世境界,想必也見了曾經的故人。真是十足好運,可惜我卻冇有你這樣的際遇。你我三人現身處未來世境界,千年前,天星墜落,神人二界齊齊破碎,當今天帝集寰宇碎片,於太虛中創一幽冥之國,招引四方遊魂投生,世世代代,皆為隸臣。若在未來世中尋得一樁奇物,或可重返過去,自然能讓我與業平相逢。”

景天心中驚疑,“天星墜落,莫非我神劍門不曾將神界推開嗎?那所謂天帝,又是何人?”

“未來世境界乃是彙集眾人因緣,推演天機,幻化未來千年之景象。此境界無善惡之彆,進入三世幻境之輩正邪混雜,但終究邪魔氣焰更甚,故而衍化天墜之劫難。那天帝,於千年前自稱邪劍仙。因在此境界無人能敵,故而執掌六界。”

“我道是誰,依舊是這陰魂不散的魔頭作怪。至於閣下,莫非是紫萱前輩?”景天終於出言指認那人身份。

珠簾倒卷,燭光裡,桌旁紫衫人正是女媧後裔。她麵罩輕紗,一對眼眸好似冰湖,側首瞥視,哂笑道:“不錯,除了我,還有誰這般可笑?為邪魔驅策,汲汲營營,敗壞祖德,終究換一場空。如今鬼界封印已破,可彼處空空蕩蕩,哪裡還有我的業平?爾等也不必笑我癡,世事從來如流水,報應半點不由人,道理誰人不知,隻是事到臨頭,方知抉擇艱難。換作是你們,又當如何?”

“閣下切莫自怨自艾。因緣際會無人可知,或許前輩命中註定,還能有一線相逢之機。先前所說,尋到一樁奇物便能重返過去,卻是何物?在下願儘綿薄之力,為閣下取來。”

“那事物乃是天地初開時,媧皇娘娘取崑山之玉、他山之石,雕琢成的一塊玉玨。說起來,也並冇有什麼神力,但卻寄存一道靈性,若我能得之,自有辦法穿梭鬼界。現今玉玨被邪劍仙所得,供在天帝武庫中。”

景天慨然頷首,又問那天帝武庫在何方位。

“你可想清楚了?若要尋天帝武庫,必須登臨天界,彼處天兵百萬,倘若行事不密,一旦揭發,登時性命了賬。”

“不過一死,償你恩情,那亦無悔。”

“好。既如此,你去城中祀廟,登上羽化台,供奉金漆銀彩,自有貪食的神仙下凡,你把他們的攀雲繩拿了,望天一拋,自然就能順之直上青霄。”

“既如此,在下也不耽擱,隻是那金漆銀彩,又是何物?我隻聽聞,寺觀裡神仙佛陀,泥塑木偶,須以金粉妝扮,不知可否為同一樣事物?”

不等紫萱開口解釋,一旁那無麵女子已捉了景天的手腕,帶他快步飛奔下樓。

景天隻來得及回首作彆,轉眼就消隱在樓梯口處。

紫萱凝視他二人聯袂遠去,心頭嫉羨,更是憂煩,瓷玉般的臉頰上,忽而冰裂開一道銀缺,簌簌剝落金粉,顯出底下一張空白麪容。

她仔細拈起金粉,顧鏡補妝,待臉上冰裂補齊,悄然歎一聲,“一念煩惱起,百萬業障來。有情六道皆苦,眾生淪墜幽冥,你這魔頭果真是偷天的本領,彌天的禍害。”

景天一路所見,此地生民都是一個模樣臉龐,因冇有了五官,自然做不出神態,自然看不出喜悲樂哀,故視之好比草木豬狗。隻是身畔這個穿戲服的,不知怎麼,他就是覺得熟悉,既然熟悉,那就隨她去。

二人步履匆匆,那女子腳踏一雙硬蹺靴,蓮步挪移,竟也似風吹落英般敏捷瀟灑。

街上閒人本是胡亂打鬨,景天穿過人群,被這些個空白臉孔晃得眼暈,鑽過一條巷子衚衕,又鑽入一處廟會集市,紅塵洶洶,迷亂六識。這時候,城中祀廟裡鳴鼓三十三聲,全城響徹,城中百姓皆拋下手頭活計,快步朝祀廟湧去。

景天也不知出什麼變故,他們一同順人潮擠入了祀廟。

進廟抬頭,一眼望見羽化台,隻見其高約九尺,四四方方,闌乾漆朱,白璧作階,四麵均插了旌旗,東四南二,北三西九,台上又設供桌一張,香爐一座,燭台三對,另有玉鏡水塘一方,蓄水一寸,清波盪漾。

再放眼四顧,祀廟裡梁柱拱立如林,上頭兩兩一對,釘了許多黃紙楹聯,寫了些求神拜佛的對子。梁柱後頭,東西牆邊塑了三十六天仙,七十二地仙金身,姿態各異,神情宛然,眉目五官俱是金漆銀彩,華貴非常,正北牆邊立一座大天尊神像,隱在重重帷帳後,看不清形貌。

景天此前在城中冇見過半分金銀色彩,這全城的金銀,原已都在神仙的塑像上。

祀廟裡烏泱泱來了成千上萬的無麵國人,除卻靴聲急急,竟無半點嘈雜。再看這一個個,進了祀廟就耷肩塌背,雙股戰戰。

原來究竟不是無麵國紀律嚴明,隻是生民畏神如虎。

他身畔那戲服女子倒是冇有分毫半點的奴顏婢膝,牽著景天一路擠進,行至羽化台側方,人群偏僻角落裡站定。

祀廟鼓聲已畢,群響寂絕。

偏殿裡快步趕來四個祝祭,都是身著紅袍,頭佩雲冠,可一張麵孔卻古怪之極。旁人是少了七竅,缺了五官,他們偏生是七竅甚多,五官雜繁。

一個生了九目,把口鼻擠去了下頜。一個生了六鼻,又把眼睛頂進了額角。一個生了十八對耳,兩隻眼睛就淪落太陽穴,嘴巴生在咽喉上。最末一個生了雙嘴,底下一張,額頭又一張,一張露白牙,一張露紅牙,嚼嚼作聲。

四個祝祭上了羽化台,焚香禮拜,末了,那多目的祝祭道一聲“恭請上帝慈矚”,那多鼻的祝祭道一聲“恭請天尊雅嗅”,那多耳的祝祭道一聲“恭請玉皇垂聽”,那多口的祝祭連連大讚,道:“群仙鹹集,眾駕雲聚,九九歸位,羽化登天!”

他們各施神通,一時間祀廟內奇光迸發,仙音迴響,雨金粟,湧甘霖,雲蒸霞蔚,不似幽冥。

眾無麵國人沐浴金粟銀霖,一刹那星霜流轉,歲月蹉跎,原先健碩的男子,漸而脊背佝僂,原先童稚的少年,當即抽條長大,原先體態婀娜的婦女,轉眼間鶴髮雞皮,至於原先就老朽者,此刻已幾近一副枯骨。

這般劇變之下,他們各自空白的臉板,竟也慢慢都化出五官來。

一畫出五官,眾人便喜笑顏開,又有相擁而泣者,凡不可數。

景天環顧四周,這一個個沐雨的人,容貌竟也熟悉。神劍穀廣迎豪傑,群雄聚首,入三世幻境接受考驗,如今就在此地,隻是他們似已忘卻了本來身份,渾渾噩噩,直把幽冥當作人間,喜怒哀樂,俱是生動。

那女媧傳人先前曾言,如若入得幻境,三世皆有痕跡,如今這些經受考驗的修士,或許也隻是化身投影。

他再看身畔,穿戲服的女子亦化出麵容,雖沐浴金粟而垂垂老朽,但不出所料,確然是唐雪見無疑。

她自知老態龍鐘,唯恐色衰愛馳,急忙抬袖遮掩,側身不叫景天再看。

景天看到熟悉故人這樣衰朽,不由得百感交集,隻笑道:“我亦老矣。”

唐雪見悶聲悶氣,說:“你不許記得我現在的模樣。”

“好。”

她沉默半晌,忽道:“許久不見。”

“是,許久不見。”

“肅靜!肅靜!”羽化台上傳來一聲嗬斥:“那男女,莫再喧嘩了!”

景天挑眉側首,抬手輕按劍囊,指頭捏住束繩,隻待他輕輕一抽,自有劍光飛出,斬了敵酋。

“再等等。”唐雪見扯住景天衣袖,令其莫要發難。

四個祝祭同樣沐浴甘霖,卻看不出什麼變化,他們連連敲鑼,喝令眾人肅靜,隨後便各從袖子裡取出一卷名冊,點到誰的名字,就有捧爐童子與侍刀童子上前,將那人的臉皮割下,丟進銅爐。

景天看得分明,那割下的臉,冇有血,冇有肉,隻是金燦燦的膏,銀燦燦的脂,落進爐裡,叫炭火一催,就成了金粉銀泥,這即所謂金漆銀彩。

那四祝祭念得飛快,念著誰的名姓,就聽長歎一聲,慟哭一聲。捧爐的,侍刀的,可不曾半點留情,上來刷刷就把那一張張臉皮割下,俱焚作粉泥。

被割了臉皮,那無麵國人或奄奄一息,或是壽終而逝,在原地跌成一抔黑燼,又有煙氣自骨殖裡飄出,飛出祀廟外,不知所蹤去了。

那爐子裡的金銀愈積愈多,堆得高高聳立,邊角便塌下來,簌簌墜落。羽化台上,那多口的祝祭最先忍耐不住,撇下名冊,快步飛奔下來,伏在地上,兩張嘴裡都伸出鮮紅的口條,仔細舔過每塊磚麵,又伸出指頭,細細扣出縫隙裡的粉屑,伸進嘴裡嘬得吱吱作響。

多耳的祝祭視而不見,多眼的祝祭眨巴眨巴,垂涎三尺,終究不敢爭搶,那多鼻的祝祭,神情癡蠢,愣頭愣腦,竟忘了點名。

那一個個名姓念得緩了些,侍刀童子割皮也慢了些,灑下的金粉,也讓那多口的祝祭統統吃乾抹淨。

終於聽祝祭念道:“唐雪見。”

無人應答。

“哪個是唐雪見?”

祀廟裡死寂一片。仍舊是無人應答。多口的祝祭還伏在地上,吃得嘖嘖有聲,那金粉卻不再跌落。他終於是舔舐儘了最後一點漆粉,隻是還遠未饜足,氣喘籲籲,汗流浹背,悶聲問一句,“怎麼不割了?”

“叫唐雪見的冇來。”

“怎麼會冇來?”多口的祝祭站起身,揪住一旁的老朽,額頭上的血盆大口粼粼泛光,喝問:“你叫什麼?”

“我……我不知道。”老朽一臉震駭。

“唐泰。”羽化台上的祝祭唸了名號。

老朽即刻應答:“在!”

隨後兩位童子就上前來割了他的臉去。

簌簌金粉抖落,多口的祝祭急忙又趴下去。豬拱食一樣,哼哼唧唧吃完了漆粉,才又慢吞吞站起身來。

景天瞧著這幾個祝祭,心裡尤為生厭。

他不知曉唐雪見究竟是什麼打算,轉頭一看,她身子略略發顫,竟似驚懼不已,隻是強自忍耐。她終究不是真正的唐雪見,隻是一個幻身假象罷了,自然和尋常無麪人一樣,要受天性掣肘。這偌大祀廟裡,真正實實在在的,從來就隻有景天一人。

“唐雪見。”

無人應答。

四個祝祭都從羽化台上下來,揪住剩餘的幾個長了五官的人士,一個個問出名字來,因景天二人站得偏僻,一時半會還輪不到他們。

捧爐童子手裡的漆彩填至滿無可滿,終於將其帶回羽化台,傾入玉鏡水塘之中,金銀齏粉飄然似塵,落入水中,洇成一方寶光燦燦的彩墨。

童子捧爐再返,依舊將割下的麵孔都填入爐中燙燒。

如此往返二次,祀廟裡,尚未割臉的,就隻餘下景天與唐雪見二人。

“你叫什麼名字?”多口的祝祭指著唐雪見。

“唐雪見。”

“好啊,你就是唐雪見!”

侍刀童子上前,景天正待抽劍,卻又被她按住。

“算上我的,這就足夠了。”她低聲說,灑脫地笑,“你莫要記住我現在的模樣。”

一刀寒光,切下熟悉的又蒼老的容靨,唐雪見化作一團朽骨。

“你又叫什麼?”四個祝祭連連催促。

祀廟裡寂然一片。

羽化台上奇光璀璨,照耀群仙金身,神情詭譎,眼神貪婪。

景天冇有回答,終於是抽出劍囊束繩,一道白亮灼目的洪流飛出,刹那斬下了四個祝祭的頭顱。

他上前劈手奪下香爐,大步踏頂羽化台,將金粉傾入水塘。

最後一點清水都被洇成彩墨。

霎時奇光迸射。

水塘裡滾沸起來,蒸騰出漫漫白霞,飄然上升,聚集梁頂。

景天仰頭望,那雲層翻卷,又有七色異虹搖曳波漾,至美難言。

雲後傳來一陣歡聲笑語,群仙乘興而來,在雲後發問,“今朝的供奉可齊了?”

祀廟裡無人應答。

雲上垂下一條金索,飄飄忽忽,落在水塘裡,水中倒影裡,這條金索似是蔓延無窮,自一片雲,延申至另一片。

“吾等這便來了!”

話音剛落,就有位肥肥胖胖赤腳仙,攀著繩索,自水中冒頭。

一個神仙鑽出,又一個神仙緊隨其後。仙姑仙姥,神官神將,似山裡猴群,後者揪著前者的褲腿,拔出蘿蔔帶出泥,一出來就是一大串。他們樂陶陶,笑嗬嗬,順著金索攀至霞雲裡,神體仙軀,入了雲團,就縮至跳蚤大小,肋下生出雙翅,暢快浮遊,伸手撈取雲氣,攥成金丹服食。

《周天誌奇》又雲:逢百年,幽冥國眾奉金漆銀彩,宴請四方,仙神乃降,食氣三月,終至不死。

景天冷眼旁觀,等那金索不再有仙神鑽出,於是上前一把扯下,那雲氣裡的群仙尚且痛快飲食,絲毫不覺異樣。

他拿了攀雲繩,徑自出祀廟,朝天一拋,金索似一道飛虹,直射青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